让每只小蝌蚪都能找到

虞子苏目光一凛,看来这阳曦郡主骂自己的丫鬟只是一个幌子,目的不过是为了想要借机鞭打自己。

一手迅速将温淑华拉到了自己身后,正犹豫着是否要暴露自己的功夫,鞭子已经破空而来。

“唰……”

在这千钧一发之际,夜修冥已经来到了虞子苏跟前,一手接住了欧阳梦毓的鞭子,丝毫没有顾忌她只是一个女人,狠狠将鞭子一扯,把欧阳梦毓从高台上扯了下来。

“七王爷,你……”

欧阳梦毓手一松,差点一下子栽倒地上,幸亏旁边的宫女急忙扶住她。

她一下子将宫女推开,想要质问夜修冥,可是在看到夜修冥面具下那双冷冷的眼睛时,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。

只一眼,便让人如同堕入深渊。

只一瞬,望向虞子苏的目光又充满了不同和温柔之色。

“你没事吧?”夜修冥上下打量了一下虞子苏,最后目光落在了虞子苏的手上,眼尖的发现了那有些狰狞的伤口,“手怎么了?”

一向冷面的战鬼王爷,居然也有怎么关心别人的时候,让一众人瞪大了双眼,不由得将目光在这两个人身上扫过来扫过去。

京都众人早就有传言,七王爷对待自己这个准王妃的感情不一般,尤其是当初那一场九九八一的下聘风波,更是京都众人津津乐道的传言。

美女明媚青春惬意午后俏皮写真

可是那些都是传言,京都最不缺的就是传言,所以众人对事实总是抱有怀疑的态度。

可是今日,众人看见了夜修冥对待虞子苏的态度,也不得不感慨,这虞子苏,被三皇子抛弃之后,看来是找到了一个良人了呀!

也不知道这虞子苏到底是使了什么手段,居然能够让战鬼王爷这般对待……一时之间,各种猜测都有。

“没事。”虞子苏皱了皱眉,道:“不过是些小伤。”她可没忘了和他的别扭。

夜修冥身上的冷意却是更甚,转过身,冷冷道:“她手上的伤,是你弄的?”据他所知,这皇宫之中,使用鞭子的,还只有这东陵国不知天高地厚的阳曦郡主了。

“是又如何?难道本郡主还不能惩罚一下一个臣女吗?”

欧阳梦毓向来高高在上,在东陵国的地位比之一般的公主还要高,本来在看见夜修冥对待虞子苏时,就无比的嫉妒和愤怒。

她哪里不如虞子苏那个废物了,身份比她好,有才又有貌,还有能力,可是凭什么,凭什么,夜修冥眼中就只有虞子苏那个废物!

“臣女?”夜修冥一声冷哼,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将鞭子握在手中,往欧阳梦毓手上打了过去。

“啊!”

这一幕所有人都所料不及,没想到夜修冥居然说也不说,就出手了。

“住手!”皇后原本还是带着看笑话的态度看着这下面的一切,可是在看见夜修冥甩鞭子的时候,就察觉到了不对劲,急忙喝道,可是还是晚了。

同样是左手,同样是手心,同样血肉模糊,可见夜修冥是真的生气了。

夜修冥身上的气势一出,整个百花居兀的静了下来,针落的声音也触耳可闻。

而欧阳梦毓是又气又怒,又痛又委屈,自己心爱的男人,居然在这么多人的面前为了另外一个女人,打了自己,实在是太让人心底难受了。

所有的不甘和愤怒疯狂滋长,不过在望见夜修冥那冷冷的目光时,欧阳梦毓死死压抑住了自己想要怒吼的心思。

“夜修冥,你就那么喜欢她?”欧阳梦毓死死盯着夜修冥的脸,不放过眼中一丝一毫的动静。

哪知道夜修冥将鞭子一下子摔在地上,三两步走到虞子苏身边,掏出怀中的药,当着众人的面,给虞子苏仔仔细细上起药来,视若无人。

饶是虞子苏心理承受能力强大,也没有想到夜修冥会在大庭广众之下,来这样一出,脸都红了,想要将手抽出来,哪知道夜修冥握得死紧,还在上面轻轻吹了吹。

“轰……”虞子苏是彻底脸红了,卧槽,这是在将自己当小孩子哄呢?还是在将自己当小孩子哄呢?

“好了。”夜修冥包扎完毕,又仿佛没有看见别人一般,往自己那边的座位上走了过去。

“夜修冥,你……”欧阳梦毓从来没有被人这样下过面子,一时之间下不了台,狼狈不已,心中怒火更甚,想着回去定要好好向太子哥哥说说!

“雨花,还不快点去宣太医!”刚刚都被夜修冥身上的煞气所震慑,皇后也是才反应过来,想到东陵国现如今和景国的关系,皇后心下一个咯噔。

她温柔地对欧阳梦毓道:“今日这件事情,本宫定会给郡主一个交代,郡主还是先下去处理一下伤势吧。”

皇后给了台阶下,欧阳梦毓也不是不识趣的人,沉沉望了一眼众人,一言不发地跟着皇后身边的雨花姑姑就离开了,只不过,显然气得不轻。

“虞子苏,你真是好大的胆子!先是藐视皇族,现在也欺负东陵国的郡主,你还真是了不起了!”

不敢冲着夜修冥发火,皇后一腔怒气没出发,只好冲着虞子苏劈头盖脸的骂道。

偏生莲妃还不时插了一句道:“皇后息怒,现在子苏可是皇家的媳妇,怎么可能不敬皇族呢!”说罢,莲妃娘娘捂着嘴娇笑道。

一贯

“哼!还没有进皇家的门就这么嚣张,要是不好好教训一下,以后还得了了!”被莲妃这么一说,皇后的脸色就越发难看了。

“难道皇后对本王的王妃有意见?”夜修冥冷冷道。

“什么有意见?”偏巧,这个时候景帝过来了,听见夜修冥的话,景帝皱了皱眉。

“皇上,虞子苏刚刚将东陵国的阳曦郡主得罪了,还将阳曦郡主的手给打伤了,根本没有将我们皇家放在眼里,这要是不好好教导一番,我们皇家的脸面都给丢尽了……”

皇后丝毫没有提及夜修冥,也没有说阳曦郡主做的那些事情,而是将所有的罪名都安在了虞子苏身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