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aoyutv在线观看免费

迷彩漆的大巴车停在楼下。

江月看到她就招手,然后殷勤地过来帮她拎包。

苏小南不好意思,笑笑拒绝了,“我可以自己来。”

江月这姑娘有点拧巴,愣是要帮忙,然后还把靠窗的位置让给苏小南。

“南姐你坐里面舒服一点,这一趟要坐好久的呢。”

“嗯?不就一个多小时?”

“不,好像换地方了,我们要直接坐车去柳市……”

什么鬼?行程单上不是这样的啊?

“为什么临出发了,换地方?”

江月塞好行李,一屁股坐在她的身边,“因为柳市大暴雨,遭遇数十年不遇的洪灾,附近的驻军和武警部队都过去增援了,我们当然也要第一时间加入抗洪队伍,抢险救灾嘛。”

有洪涝的地方,就有军人的踪迹。

培训班把社会实践换到正在遭受洪灾的柳市,确实更有意义。

粉嫩清新可爱少女明眸齿白

一路上,由于洪灾造成道路拥堵,大巴车行走速度不太快,第二天凌晨才到达柳市地界。

暴雨刚停,天一亮,太阳就挂在了天际。

在这个“七下八上”的主汛期,多个省市都在发生洪涝灾害,救灾形势极其严峻。

被雨水洗过的天空湛蓝高远,道路两旁的景色却惨不忍睹。地里的庄稼横七竖八地斜倒着,田地被肆虐后像一个不经事的小媳妇儿,无力地瘫软在那里,不知道从哪里冲下来的淤泥沙石堆在路边,严重影响到了救灾队伍的通行。

这一切,看得苏小南心惊肉跳。

同学们也在窃窃私语,恨不得马上跳下车帮忙。

可他们的任务地点,是受灾更为严重的古堡镇。

大巴停停走走,中午还没到地方,不得不停在路边,将就在一个小饭馆吃饭。

结果,老板看他们开的是军车,穿的是军装,居然不肯收钱。

“你们是上前线去帮忙救灾的,我们去不成,这饭算是一点心意了。”

老板是好心好意,可部队有部队的纪律,领队说什么都要给钱,老板却说什么都不要,一来二去的推了片刻,领队没有办法,只能把钱留在桌上领着同学们离开,没想到,那老板还是不肯罢休,愣是让店里的小工扛了几大箱水上来才作罢。

灾区群众的心意,让大家的救灾热情更为高涨,一个个摩拳擦掌——

下午两点,汽车终于到达目的的,柳市灾情最重的古堡镇。

来的路上他们已经打听过了,一共有几支队伍在这里救灾,而他们的任务是协助地方防汛指挥部筑堤。

到了地方,领队的班主任老师找防汛指挥部衔接工作去了,同学们则开始分工合作,运送救灾物资,搭建帐篷,安抚疏散群众——

而苏小南却是简单粗暴,直接冲到了前面扛沙袋,完全把自己当成汉子使唤。

人来人往,熙熙攘攘。

每一个人都在不利个人得失的忙碌着。

苏小南一身迷彩衣很快被雨水和汗水湿透,沾满了泥浆,变了颜色,头发也被汗水和泥水裹成一缕一缕的,没了美女的形象。但救灾现代这种军民一心共同抗灾的团结感,却热络着她的心——

在这里,每一个人都那么美。

“快快快!把东西搬进来。”

“放这里!放这里,不要挡着道儿……”

“你们几个,快过去帮帮忙!”

苏小南正低头卷着沾泥的裤腿,冷不丁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。

她抬头看去,防汛指挥部外面的空地上,不知什么时候驶入了几辆汽车,汽车外面挂着“众志成城,抢险救灾”、“人心齐、泰山移”等振奋人心的红字标语,一群穿着“安心集团”统一工装的小伙子正从车上搬下矿泉水、面包、方便面等救灾物资——

而那个拿着喇叭,站在前面指挥的男人,可不就是霍天奇?

呵呵,好久不见了。还真是有缘呢?苏小南冷冷地想。

实际上,在那件引来业界共同关注的“安氏之乱”中,不管是安正邦、安正林还是任何一个安氏子孙,甚至包括安正泽,都没有讨到什么好,每个人都或多或少地付出了相应的代价,受到一些冲击,而霍天奇却是其中最大的受益。

在那件事后,他得到了安正泽的完全信任,出任安正泽新成立的“安心集团”副董事长,西南区执行总裁,目前负责着西南地区最大的一个项目——石堡水电工程。

石堡这个项目是国家扶植计划,原本是安氏集团的业务。

正是安正泽在“安氏之乱”前,转移公司财产时一并转出来的一个大项目。

当然,这样耗资巨大的水电工程,国家拔下的工程款都是以“亿”来计的,可以说是最大的肥水工程,因此安正泽把这样的大项目交给了霍天奇,足见对他的信任了。

苏小南看到这个前男友,想到面色苍白安蓓蓓,忍不住窝火。

“南姐,那边有援助企业拉来的物资,我们一起过去帮忙吧?”

江月小姑娘很明显是颜控,看到霍天奇这种长得帅的“高端人士”难免心存好感。

于是,她换来了苏小南一个白生生的冷眼。

“不去!”

江月碰一鼻子灰,愣住了,“怎么了,南姐?你不高兴?”

苏小南没法儿跟她解释,皱了一下眉头,直接转身,“我去扛沙袋!”

“呃……”

江月看看她的背影,又看看霍天奇,纠结一下,追着苏小南过来了。

“南姐,那个男人你认识啊?”

“不认识。”

苏小南冷着脸回答完,扛着沙袋,键步如飞,那汉子似的气势,让江月咂了咂舌,也扛了一个沙袋跟在她后面,气喘吁吁地执着着八卦精神,“不对啊南姐,我刚才分明看到你在看他的……而且,那目光不太友好嗳?”

苏小南哼哼,“干活吧!都什么时候了,你还有心情问这个?”

江月撇了撇嘴,把沙袋放下,叉着腰累得快瘫了:“好啦好啦,我不问,南姐,你别生气了。”

苏小南看她那么累,还跟着自己一个沙袋一个沙袋的扛,心一软,又缓和了语气。

“你不要告诉我,那种男人是你喜欢的款?”

江月脸蛋微微一臊,“也不是啦!我就是想去帮忙而已,毕竟人家是来献爱心的嘛。”

苏小南冷哼一声,略带讽刺,“作秀!”

其实有灾情的地方,前来捐钱捐物的企业并不少,苏小南之前都没表示过什么意见,为什么独独对霍天奇的安心集团嗤之以鼻?

江月再傻也看得出来,她对霍天奇是有偏见的。

“对哦,他是安心集团的……安心集团,也姓安,南姐,那人是不是跟你有关?”